全國人大 | 省委 | 省政府 | 省政協(xié)
關(guān)于《江蘇省安全生產(chǎn)風(fēng)險管理條例(草案)》 審議結果的報告
2024-06-05 15:02

——2024年5月27日在省十四屆人大常委會(huì )第九次會(huì )議上

省人大法制委員會(huì )副主任委員 趙建陽(yáng)

主任、各位副主任、秘書(shū)長(cháng)、各位委員:

省十四屆人大常委會(huì )第七次會(huì )議對《江蘇省安全生產(chǎn)風(fēng)險管理條例(草案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草案)進(jìn)行了初次審議。常委會(huì )組成人員認為,為加強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安全風(fēng)險管理,推動(dòng)安全生產(chǎn)治理模式向事前預防轉型,從源頭上防范化解安全風(fēng)險,制定安全生產(chǎn)風(fēng)險管理條例十分必要,草案總體上符合本省實(shí)際、內容基本可行,同時(shí)也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見(jiàn)和建議。會(huì )后,法工委在江蘇人大網(wǎng)全文公布草案征求社會(huì )公眾意見(jiàn),書(shū)面征求各設區市人大常委會(huì )、基層立法聯(lián)系點(diǎn)、立法研究基地、立法咨詢(xún)專(zhuān)家和法制專(zhuān)業(yè)組代表的意見(jiàn)。法制委、法工委會(huì )同社會(huì )委、省應急管理廳赴鹽城、丹陽(yáng)開(kāi)展調研。在此基礎上,根據常委會(huì )組成人員的審議意見(jiàn)和各方面提出的意見(jiàn),對草案進(jìn)行多次修改完善。草案修改稿形成后,召開(kāi)座談會(huì )征求省各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意見(jiàn)。5月7日,法制委員會(huì )召開(kāi)會(huì )議,對草案進(jìn)行了統一審議?,F將審議結果報告如下:

一、草案規定了“安全生產(chǎn)風(fēng)險”的概念,并從第二條開(kāi)始簡(jiǎn)稱(chēng)“安全風(fēng)險”。有的常委會(huì )組成人員、有的專(zhuān)家提出,安全生產(chǎn)法全文使用“安全風(fēng)險”這一概念,沒(méi)有“安全生產(chǎn)風(fēng)險”的提法,建議與上位法一致。因此,建議將條例中的概念統一為“安全風(fēng)險”,條例名稱(chēng)相應修改為“江蘇省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安全風(fēng)險管理條例”。

二、草案分為總則、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安全風(fēng)險管理、監督管理、法律責任以及附則五章。有的常委會(huì )組成人員、有的地方提出,草案規定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責任較多,監管方面內容相對較少,章節之間不是很協(xié)調,邏輯也不是很連貫。經(jīng)研究,本條例的主要立法目的是細化安全生產(chǎn)法和省安全生產(chǎn)條例規定的安全風(fēng)險管控制度,落實(shí)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安全生產(chǎn)主體責任,安全生產(chǎn)法和省安全生產(chǎn)條例對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監督管理已有詳細規定,本條例不宜重復。同時(shí),本條例作為小切口立法,總體體量不大,也無(wú)分章必要。因此,建議刪去章節章名,并對條款結構作了相應調整。

三、草案第二條第一款規定,條例適用的主體范圍是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。社會(huì )委、有的常委會(huì )組成人員、有的專(zhuān)家提出,有的學(xué)校、宗教場(chǎng)所不屬于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,同樣存在安全風(fēng)險問(wèn)題,建議也要有相應要求。經(jīng)商省安委會(huì )相關(guān)成員單位同意,建議增加規定“不屬于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的學(xué)校(含幼兒園)、科研院所、醫療衛生機構、民政福利救助機構、宗教活動(dòng)場(chǎng)所,以及公共圖書(shū)館、博物館、文化館、文物保護單位等文化單位的安全風(fēng)險管理,參照適用本條例”,作為草案修改稿第二十八條第一款。

四、草案第二條第二款規定,法律、法規和國家對安全風(fēng)險管理另有規定的,從其規定。有的常委會(huì )組成人員、有的地方提出,排除適用情形不明確,容易有歧義。根據安全生產(chǎn)法,國家對特殊行業(yè)領(lǐng)域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、特殊的安全風(fēng)險管理作出規定的,在這些領(lǐng)域中的安全風(fēng)險管理執行國家規定。因此,建議列明具體行業(yè)領(lǐng)域,將相關(guān)內容修改為“國家對電力、鐵路、民用航空等行業(yè)領(lǐng)域的安全風(fēng)險管理另有規定的,從其規定”。

五、草案第十九條對產(chǎn)權單位將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通過(guò)委托經(jīng)營(yíng)、租賃等形式交由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單位、承租單位從事經(jīng)營(yíng)、銷(xiāo)售等活動(dòng)的安全風(fēng)險管理責任作了規定。社會(huì )委、有的部門(mén)提出,草案的規定針對性不強,應當明確規范的是大型商業(yè)綜合體、商品交易市場(chǎng)等重點(diǎn)場(chǎng)所。因此,建議在草案修改稿第十九條第一款中規定該條規范的對象為“商業(yè)綜合體、商品交易市場(chǎng)等場(chǎng)所”,并明確由其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單位負責組織實(shí)施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場(chǎng)所內的安全風(fēng)險辨識、評估、管控等工作,統一報告較大以上安全風(fēng)險。同時(shí),在第二款中要求場(chǎng)內經(jīng)營(yíng)者“向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單位書(shū)面報告較大以上安全風(fēng)險有關(guān)信息”。

六、草案對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不履行安全風(fēng)險辨識、管控等義務(wù)未明確具體的法律責任,只是在第二十七條對處罰作了指引性規定。有的地方、有的部門(mén)提出,這是條例的主要規范內容,建議明確處罰規定。經(jīng)研究,省安全生產(chǎn)條例對此雖有明確規定,但省安全生產(chǎn)條例在上位法規定的處罰幅度內增加了罰款的下限,實(shí)踐中執行的難度較大,確有必要在本條例中對省安全生產(chǎn)條例規定的處罰作適當調整。因此,建議根據安全生產(chǎn)法,對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“未制定安全風(fēng)險分級管控制度”“未組織對安全風(fēng)險進(jìn)行辨識評估,確定或者調整安全風(fēng)險等級”“未對安全風(fēng)險制定管控措施”“未落實(shí)安全風(fēng)險管控措施”的行為明確處罰規定。

七、有的常委會(huì )組成人員、有的地方提出,安全生產(chǎn)要嚴字當頭,但對具體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單位,處罰不是目的,要體現寬嚴相濟。因此,根據《國務(wù)院關(guān)于進(jìn)一步規范和監督罰款設定與實(shí)施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的精神,建議將草案第三十一條對“未將安全風(fēng)險管控措施落實(shí)情況納入安全生產(chǎn)檢查內容的”違法行為的處罰,由直接處罰修改為先責令改正,逾期未改正的再予以處罰。

此外,根據常委會(huì )組成人員和有關(guān)方面的意見(jiàn),還對草案作了部分文字、技術(shù)修改,對有關(guān)條款順序作了相應調整。

法制委員會(huì )已按照上述修改意見(jiàn)提出草案修改稿,建議本次常委會(huì )會(huì )議審議通過(guò)。

以上報告和草案修改稿是否妥當,請審議。

相關(guān)鏈接